一堂让两万学生抢着上的机率课

浏览量:406 时间:2020-06-14阅读:660点赞:840

一堂让两万学生抢着上的机率课

台大有一门课,登上世界知名的Coursera线上开放课程教学平台,在满是史丹佛、普林斯顿、密西根大学教授的课程中,他的「数学机率课」一推出就吸引全球一、两万人报名,这到底是怎样一位台湾教授,可以让全球学生如此风靡?

这位台湾教授是台大第一位留着马尾髮型见校长的老师,平日不修边幅,在校园里骑着滑板车,不认识的人可能还会误以为他是台大学生。

他的机率课期末考考卷从头到尾不会出现任何一个数学公式,即使学生都不会写,看完考题内容也会捧腹大笑,「因为我标榜的是,就算考不好,也要让学生笑着离开教室。」这位样貌年轻,说话也很新生代语言的老师就是叶丙成,三十九岁,台湾大学电机系副教授。

叶丙成在台大最知名课程有二:一是电机系本科的机率,另一个则是与电机毫不相关的简报课。他不仅专科的机率课大受欢迎,就连简报课也是在预选期间,就有四五○位学生抢着要上。

教学有趣
「乡民梗」常挂嘴边

出身书香世家的叶丙成,受到父亲也是老师的影响,从小立志当老师。当他从美国密西根大学拿到博士学位后,就回台大任教。不过,想教书是一回事,如何教得好又是另外一回事。「我其实是个比较不甘寂寞的人,同样的东西做两、三年,就觉得烦了,只好想些办法来改变。」所以,叶丙成上课不出作业,他让学生来出作业。

其实上过叶丙成课的学生都知道,他的教学风格是出了名的迥异于一般老师,不只嘴边经常挂着年轻人才懂的「乡民梗」,课堂气氛也很活泼,甚至还尝试近年美国盛行的「颠覆教室」教法,上课前让学生先在家看教学影片,课堂上反而用来写作业与解题。

听起来很不同于一般人的求学经验,却潜藏叶丙成对现代小孩之于学习态度的观察。「美国学生修课,大概只有十二到十五学分,台湾学生每学期却要修二十几个学分,学生其实很忙。」叶丙成解释,美国大学每周都有作业,逼得学生每周都要看、要複习,但台湾学生修太多课,连带地老师教学时就无法每周都要求他们写作业。

「因为作业一多起来,学生就只能应付,做作业也会变得很片段,没有连贯性。」叶丙成说,台湾学生很聪明,作业内容看起来像是从教科书第五.六章出的,学生就只回去複习第五.六章。「可是,你今天要他们出题目就不一样了,为了想考倒其他同学,他们会从五.一章认真看到五.六章,就为了找到出题目的材料,反而有更完整的学习。」

叶丙成随手找出一个学生出的题目,题目内容是这样的:「柏拉图有一天问苏格拉底:什幺是爱情?苏格拉底请他到花园摘一朵最美丽的玫瑰花,只能摘一次,而且不能回头走,但花园是一直线,也不能回头走,错过了就不能回来。聪明的柏拉图自有他的打算,他偷偷知道,花园里的玫瑰花共有八朵,他的策略是最先看到的三朵玫瑰花当作参考样本,无论如何都不要摘,接下去只要看到比这三朵更漂亮的花,就直接摘,不再犹豫下去。假如按照柏拉图的策略,他摘到最美丽的玫瑰花机率是多少?」

翻着这些题目内容,叶丙成脸上满是笑意,这些题目彻底反映出学生很乐在出题,就像他的教学理念:「Be clear, be fun.(简单又好玩)。」

创造动机
线上游戏破关解题

即使叶丙成乐于教学,也很努力营造上课乐趣,「可是,我发现,还是会有学生在课堂上打瞌睡,当下很不能理解为什幺?」叶丙成反覆思索,最后他找到了一个原因──动机。

「我发现,如果一个学生对这门课没有(学习)动机,你讲得再有趣、再清楚,也是对牛弹琴。」为了引起学生的学习动机,叶丙成认为关键就要让学生先喜欢上这门课。因此,他开始设计游戏规则,把上课内容、作业变成在玩线上游戏。

他把学生分组,让他们为作业出题,每道题目就像一个关卡,让各组之间互相攻破关卡,「为了增加竞争感,我们弄了一个网站,上面会有最新战况,你会看到每一组攻破了多少题目,落后的组别就会有危机感。」

这套作法成功引起了新世代学生的学习动机,有些学生即使在準备期末考,却怎幺都想再多玩几题机率关卡,才甘愿去读书。叶丙成很得意,因为他的教学目的达到效果了,「从小看电视长大的孩子,思考很Visual(视觉化),所以教育也要随着听众做调整,时代在演变,如果我们传达的形式不是学生喜欢的,他们连第一次学的机会都不会想去尝试。」

针对教学,其实叶丙成有很多想法,例如他在美国密西根大学教书时发现,美国的学生们对于上台简报很在行,「如果只是前三○%的学生很会做简报,这样反而很平常;但如果是九五%的学生都很会做简报,只有五%不擅长,这个现象就很有趣了。」

叶丙成回头看台湾学生,擅长上台做简报的人数比率,刚好是美国学生的相反,只有五%擅于上台简报,「我认为上台简报对于学生来说,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即使出了社会工作,你也需要这项技能。」这也激起他开设简报课的动机。

打破框架
让大学生对童简报

三年前,叶丙成开始在台大电机系开课教简报,上课内容颠覆传统,考核方式也很特别。

他要学生们到小学去,挑选自己擅长的课为小学生上课做简报,电机系的学生就教简易的电子学、物理系的学生就教一堂物理,小学生会针对他们喜欢的一堂课,直接投票。

投票结果很残酷,让有些学生觉得很挫折,有位学生直接在期末评鉴表上抗议:「为什幺要向小学生做简报?」

面对学生的疑惑,叶丙成笑了笑,「出社会工作的人做简报,往往面对的是一群比自己还不熟悉实务、却又掌握决策权的人,大老闆们有时不见得很懂技术,但你得说服他们。」叶丙成认为,如果让学生直接向同学做简报,同侪学习程度、理解程度相近,说服难度也随着降低。

「我没办法直接在课堂上找大老闆来听他们做简报,唯一能找到与学生的知识、理解力都有落差的,就是小学生。」叶丙成的课程设计是,如果学生能把一个简单的大学课堂理论讲得很容易懂,连小学生都可以理解、喜欢,那幺他的简报就成功了。

常上脸书
站第一线关心学生

台湾的学生很聪明,书上的理论他们都懂,但真要他们做,又是一回事。对叶丙成来说,作为一位大学老师,责任义务更多,不只要激起学生对学科的喜欢,还要让他们有动机来上课,课堂之余,他每晚还花一到两小时看脸书、写部落格,站在第一线关心学生。

一开始,叶丙成的妻子不是很认同,认为他只是花时间在网路上,但对叶丙成来说,他比谁都懂这种师生间若有似无的关联。三年多前,一位学生在毕业典礼致辞,感谢叶丙成的教导,即使前排坐了台大校长、电机学院院长,学生却在台上一字一句念出对他的感谢,那个画面让他感动到起鸡皮疙瘩,「相同的感动,这辈子只有两次,一次是我大儿子出生,一次是这名学生的致辞。」

从那刻起,让叶丙成明白,教学是互动的。后来,叶丙成出任台大教师发展组组长,决定要让这些学生没说出口的感动,传达到老师手上,「很多人可能会觉得台大学生很冷漠,可是这个活动办下来,四五○○张卡片被一千多位老师收到,有的老师原本以为学生都不喜欢他,但很多没有出声的学生,其实都很感谢他们。」

对于成为台大首批登上Coursera教学平台的老师,叶丙成认为,这只是身先士卒,希望把台大优质的课程输出到国外去,同时也是引进一种新的教学方式。对他来说,「师者,传道、授业、解惑。」这些才是他身为老师最重要的初衷。

叶丙成
出生:1974年
现职:台湾大学电机系副教授
经历:台大电机系副教授、台大教研中心教师发展组组长 

Coursera平台

免费公开的网路课程平台,由两位史丹佛大学教授共同创办,目的是提供高等教育给更多需要的人。

目前该平台已与超过83所全球知名大学合作,开设超过400门课程,课程领域包含人文、社会科学、医学、数学、工程等。学生只需在网站上注册,依照开课时间点选、观看影片,并配合完成作业、测验等学习目标,即可获得修课成绩。在部分大学,甚至允许学生以Coursera修课成绩折抵学分。

过去一年来,Coursera已成功募资6500万美元,与edX(麻省理工学院与哈佛大学合作)、Udacity(由前史丹佛大学教授、现为Google副总裁发起)同为全球线上开放课程的三大龙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