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亿超商剩食 加盟主vs.总部冲突告白

浏览量:886 时间:2020-06-05阅读:625点赞:620

场景一,深夜11点的便利商店——值大夜班的加盟主背对着我们,半蹲在鲜食架前拣货。他熟练的把将到期的鲜食扫进塑胶篮,输入电脑报废,再拖到仓库内,展开垃圾袋,唰唰唰的撕开外包装,不到10分钟,原先完好无缺的饭糰、凉麵和麵包已全数混成一团,变成一大包厨余。
「我每天这样丢,真的很怕出门被雷公打死!」他苦笑。

70亿超商剩食 加盟主vs.总部冲突告白

场景二,下午2点的超商总部会议室——「没有人喜欢浪费,但食品安全是否该放在剩食议题之上?」一位主管回应质疑。

场景三,晚间10点的加班回家路上——「我刚买的地瓜,居然下一秒就变成垃圾……。」一位消费者对于店员在她结帐后即清除架上剩余地瓜,觉得不甘愿又浪费食物。

这三个场景,每天在我们身边上演。它是一桩每年丢掉70多亿元的超商剩食罗生门。

多进货5%的潜规则……
比起浪费,干部更看重陈列

6月18日,报纸头版登出斗大消息:全台3百位便利商店加盟主向环保署、立法院送出陈情书,控诉四大超商总部有「销进比95%」的不成文规定,也就是门市进货时,会被总部或其派来的区顾问等人,要求比平均销量多订5%,形成浪费。

他们指出,每间超商门市每天的报废金额约为2千元,以全台1万间门市来估算,每年就有70多亿元的剩食,数字惊人。

主导陈情的中华国际连锁加盟者交流暨权益促进会(IFRA)理事长陈縯家,直指背后原因,在于总部要求「丰富陈列」和避免「机会损失」。前者泛指商品必须五花八门,好刺激来客购买欲望;后者则是指消费者若买不到喜欢的商品,就等同门市少了一个生意机会。

「所以,区顾问永远在要求门市多进货,重视消费者观感大于实际浪费!」他强调。

事实上,超商与加盟主早为了进销货问题争议多年。去年和前年,两大龙头统一超商和全家便利商店,就曾分别遭公平交易委员会惩处5百万元与3百万元,起因正是「未于缔结加盟前,向交易相对人(加盟主)完整揭露最低建议订货量或商品销进比」,违反《公平交易法》第二十五条。

儘管日前高等行政法院判决统一超胜诉,主要理由是总部仅轻度干涉、柔性劝导加盟主订货,并未强迫,但这个总部、加盟主各执一词的状况,以及由此衍生出的剩食现象,仍值得探究。

多5%的订购量,究竟是浪费,还是合理的决策?这场引发众声喧譁的超商剩食议题,究竟有没有解?《商业周刊》为此走遍四大超商总部,并说服北中南合计近20名加盟主匿名受访,寻求真相与解方。

加盟主控诉:
不配合订货可能影响续约,
谁敢拒绝?

我们的第一站,来到中台湾。几位加盟主聊起总部对其陈情最早的回应——无强制进货,仅提供建议订购量,立刻拿出手机,展示Line上的区课群组对话纪录反驳。他们的压力,从每週一早上10点準时跳出的「上週战情报告」开始。

那是一份有着30多项产品别的表格,如起司义大利麵、草莓年轮蛋糕等,以区为单位,每项产品在每间门市的进货量、销货量与排名一目了然,甚至还列出该区业绩前十名与后十名。「偏偏就看不出报废量与库存量!大家怕掉到后十名,订货时心里就有底啦,」一名统一超加盟主坦言。

接着是区顾问(或称营业担当)的辅导。报废太多当然不行,这代表加盟主管控商品的能力不佳,或对商圈判断失準;但报废量太少,区顾问也会关切,确认店内是否缺货,并以还有成长空间为由,鼓励多进货。一名OK加盟主分享经验,认为报废落在进货量的3%到5%之间,是最安全的範围,换算每月废弃约4万元,「公司会稍微补贴,但加总起来,一年都能买一辆国产车了!」

多进货,假如全数卖光,当然皆大欢喜。假如卖不好,最常见的情形,是由加盟主或区顾问自掏腰包吸收部分;报废之余,也无形中垫高了进货数据,让下一波订购又得再冲更多量。

另一种常在推广新品或促销档期出现的情况,是总部直接配货,意指不须经过加盟主同意,产品即送达店内。例如莱尔富前阵子推广「买鲜食送香蕉」活动,总部本意是帮助蕉农,「但门市根本负荷不了啊!一口气进两百多根香蕉,顶多保存6天,最后都烂掉了。这有比较不浪费吗?」旗下加盟主直言。

当然,还有一种更极端的情况:若加盟主坚持不多订货,会发生什幺事?

「会被打进『配合度低』的黑名单,之后各种店检(店铺检查)就容易落到你头上来,」目前担任全家店长的陈縯家说。

另一位统一超加盟主,翻开加盟合约到期时的重议新约办法,除了经营绩效须达标,更关键的项目是「区经理评估」,上头写着:「透过营运干部观察加盟主门市经营,与公司干部互动及对公司经营理念表达看法,做为考核依据。」换句话说,干部判断你配合与否,将决定你能否顺利续约。

总部喊冤:
辛苦研发新品就怕卖不够,
报废是必要损失

商发院前院长、高雄科大行销与流通管理系教授许英杰分析,剩食是老议题,这次之所以引发大量加盟主陈情,主因是超商有两大变动成本的压力加剧,一是人力,只要遵循法规就很难节省;二就是报废。

「第一项势必会持续上升,大家只好转而设法降低另一项。且超商密度越来越高,剩食恐怕只会日渐严重,」他警告。

我们带着加盟主们满满的疑问,走进超商总部,试着找出平衡点。而四大超商最急于澄清的也是同一件事:否认设定多5%的进货率。

「我们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数字!」OK总经理魏国志直言。统一超营运企画部经理苏志明则说:「销进比是随门市情况变动,依产品别也会不同,不可能直接用一个固定数字看全局,」他更秀出内部刊物首页的启事,上头写着:「若门市有任何经反应仍无法解决的问题,可来电总部。」

苏志明透露,统一超系统所建议的订货衡量数据,除了该产品在该门市的上週、上月、去年同期销量之外,还要参考天气、温度、商圈特殊活动、平日週日或连假等等。加盟主握有主导权,可参考这些总部準备好的数据,自行订货。

既然所有超商都强调数据力,为何不能精準预估,反因数量浮动而造成报废?今年初即在全家发表剩食专案的公共事务暨品牌沟通室部长林翠娟分析,主因有三:

第一,鲜食商品的订购单位太小。摊开全家订货系统,包括饭糰、凉麵、米饭主食等,每一项至少都有5、6种口味,因此订货均为个别计算,例如一间门市共订购15个麵包,但每一口味只有一到两个。当销量好坏的数量差仅限于一或二时,很难进一步预测。

第二,生产配送考量。目前超商多改为一日配送两次,因此常温品几乎不会缺货,可随时补上。但鲜食因有效期问题,订购数量较少,一旦出现缺口,以现行的生产配送循环,将无法即时补齐。

第三,权衡广告预算。面对辛苦研发并砸下广告的新品,超商最怕的就是功亏一篑,也就是带起了话题但供货不足,只能看着商机稍纵即逝。「我们就发生过啊!2016年酷缤沙大缺货,到隔年才完全补起来,损失难以估计,」林翠娟坦言。

种种商业考量,让超商业者虽然没有规定销进货比,但确实养成了「进货总要比实销量多一些」的哲学。所产生的剩食与报废,被视为必要损失。

为何不捐出食物?
缺食安配套,若出意外谁负责

「更进一步讲,是台湾消费者被宠坏了!」长年研究服务业管理的台湾大学前EMBA执行长黄崇兴分析,如今谈到机会损失的意义,已经不单指客人没买到所需商品,而是客人可能转个身,就去了隔壁另一家超商,「当『顾客流失的成本』与『存货成本』比例日渐悬殊,剩食就是可接受的牺牲,这在管理学上完全合理。」

目前,四大超商仍有其剩食对策。苏志明坦言,统一超做过许多减少剩食的小实验,如与高雄海洋科大合作将剩食做成有机肥、在店内贩售卖相较差的「惜福蕉」、在大夜时段促销关东煮等,但成效都普通,不如专心提升鲜食的产品力。

全家由科技着手,研发出「时控条码」与「时间定价」,日后将在鲜食到期前几小时,刷条码时即会自动下折扣,以降价提升週转率,又不用店员以人力一一改标。莱尔富则将重点放在增加冷冻、冷藏食品比重,减少贩售保鲜期较短的鲜食。

OK超商6月初刚发表自动贩卖机式的OK Mini新店型,并宣布将停卖「卖100赔50」的关东煮。魏国志透露,自去年10月起,透过强化盘点、设置即期品专区等策略,报废已较去年同期减少两成。

至于捐出熟食、帮助弱势,目前则卡在食安风险。万一受赠者吃了发生意外,责任究竟归属超商?物流公司?还是食物银行?「剩食是道德议题,但食品安全必须在它之上,没有选择。」莱尔富营运总处协理游志强强调。

台湾服务业发展协会总顾问李培芬也指出剩食配送问题,需要政府协助打通环节,或有第三方协助支援冷链和物流,而非一味喊出「捐给弱势」就行了。剩食,是一个庞大的系统性问题,但目前的台湾,似乎仅能仰赖某些公益团体单纯的善意。

採访结束已近下午1点。一位热情的加盟主问我们:「要不要帮忙吃一点报废品?」

他拉开冰箱,眼前是整齐排列的数十个饭糰,下层有成叠便当和凉麵,保冷柜里还有过期鲜奶和咖啡。这幺多,怎幺吃得完?他立刻如数家珍:「再加工就好啦!像冷冻的御饭糰最适合炒饭……。」

70亿超商剩食 加盟主vs.总部冲突告白《商业周刊1599期》

相关文章